ERS 热点话题一: 哮喘研究和发展的未来: 来自欧洲哮喘研究和创新合作(EARIP)的宏图

2017-09-25 11:27 来源:丁香园 作者: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王刚教授
字体大小
- | +

作者介绍

图片 1.png

王刚,呼吸内科学博士、呼吸药理学博士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教授,博士(后)生导师。澳大利亚 Newcastle 大学和 Sydney 大学 Woolcock 研究所高级访问学者,美国胸科医师学会(ACCP)咳嗽循证指南专家组成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呼吸专业委员会常委及哮喘学组组长,澳亚重症哮喘协作网(ASAN)中国区和华西中心负责人。主持 973 分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 18 项,在 BMJ、JACI、ERJ 等杂志发表论文 50 多篇。

哮喘发病率逐年攀升,且与高死亡率相关。它影响 3-5 千万欧洲人,常常始发于婴儿时期,并伴随终生。哮喘是全球健康的一个重大挑战,它在全球范围内影响超过 3 亿人,至少有 10% 的欧洲人。存在威胁生命的急性发作的哮喘患者,会导致每年有超过 50 万人次的住院。大约 5-10% 的哮喘属于重症哮喘,而目前的治疗方案并不奏效。

EARIP 构架项目始建于 2013 年,通过允许最重要研究项目优先原则并贯穿于欧洲的相关利益方,协调努力以减少哮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这在本质上强调了哮喘对个人、卫生保健系统和欧洲经济的重要影响,此在欧洲呼吸杂志本期的评述中进行了概述。

EARIP 产生了一个研究优先「路标」和资助的基于循证和共识的清单,以减少哮喘死亡和住院。通过确定优先原则,协调努力以适应快速的变化,更好的管理、预防和治疗哮喘。该路线图将会成为未来欧盟、国内和国际研究基金计划,能在欧洲范围内改变哮喘结局基石。

路线图是由欧洲肺病基金和英国哮喘领导的综合多阶段进程的产物。多方利益群体以一种总体的指导委员会的方式,通报路线图的进程,以确保科学的准确性,以及反映病人和照顾者优先原则的临床意义和结局。最终的共识工作组集合了 28 个专家,他们来自 15 个欧洲国家,由病人、病人组织、初级医疗保健专业人士、二级医疗保健专业人士、研究者、行业代表和政策影响者组成。路线图行程过程详见图 1,所有路线图贡献者的名单在网站(www.EARIP.eu/roadmap)可以查阅,这篇论文接下来将描述它的发展和成果。

图 1. 路标图开发过程

图片 2_白板.jpg

注释:EARIP: 欧洲哮喘研究和创新合作; PICO: 人群,干预,比较和结局

哮喘研究和发展的优先原则

经广泛的文献回顾和泛欧洲的咨询,最终确定了一组 15 个优先研究的项目(表 1)。

表 1,共识工作组参与者列为 15 个优先项目

chart_1.jpg

注释:这 15 个哮喘研究优先项目被认定在 EARIP 的路线图内。它们按共识工作组制定的等级排序,1 代表优先等级最高。该 15 个主题均视为未来研究的优先项目。


围绕优先原则的讨论产生了包括基础和临床/应用研究四个总体的主题:

1)初级保健和公共卫生

2)哮喘及急性发作的触发因素和危险因素

3)个体化治疗

4)自我管理和依从性


初级保健和公共卫生

区域和国家层面的哮喘计划具有非常大的价值。然而,就目前发表的文献涉及哮喘计划的国家,包括芬兰、法国、爱尔兰、意大利、荷兰、波兰、葡萄牙和土尔其。这些哮喘计划的成功和挑战,应该被视为新的区域和国家层面哮喘计划的基础。除了这些,特别是在初级医疗环境下,新的哮喘计划实施的评估,需要简单和快速的工具。

有效的医疗路径是哮喘计划的基本组成部分,包括肺功能测试和关键从儿童阶段确保准确诊断和监测气道炎症。在共识工作组,初级医疗专家强调了开发准确、低成本工具的重要性,这样的工具在初级医疗环境中,可以快速的作出诊断,并提供治疗有效性和依从性的信息。这样的工具可能会在全球得到广泛的应用,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国家。

肺功能和病人感受间的差异(他们如何感受,如果他们注意到他们哮喘中的任何变化,等等)应该被认为是评估和监测的需要,关联病人报告症状和他们临床状况代表着一个开发有价值临床工具的机会。

哮喘及其急性发作的触发因素和危险因素

环境因素是病人日常生活中的主要问题,包括生活质量和生产力。因此,环境因素,急性发作和控制暴露策略应该是基础科学和实施研究中优先研究内容。研究需要涉及到病人的哮喘和他们的生活环境间日常交互作用,及成人与儿童患者感染和长期哮喘管理中环境因素的作用。确定的特殊因素即是吸烟,吸烟对儿童成长和污染的影响(尤其是空气质量)。

个体化医疗

研究不同的哮喘表型,分层方法,更好地理解这些哮喘表型,可能会对所有优先研究项目产生最大的长远影响。这需要把伴随诊断与不同治疗方案怎么长期影响儿童的理解结合起来,例如抗炎和抗病毒治疗以及疫苗。生物标志物研究是开发新治疗手段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判断哮喘急性发作的生物标志物,这些生物标志物也能更好地理解哮喘发作高风险与合并症的关系。

在这个领域,研究和资金需要用于构建当前的工作,比如大数据项目 U-BIOPRED(2010-2015),通过招募和描绘欧洲人群大样本队列重症哮喘的特征,为我们理解哮喘获得重大的进展。尽管在药物开发上有进展,但主要的挑战仍存在于资金获取,以便实施研究,将新药投入市场,并应用于病人。工作组参与者强调推进个体化医疗和影响临床治疗上的困难,比如为少见和未控制类型哮喘提供充足的药品选择,足够的吸入治疗的递送方式。为了达到上述目的,必须完全理解哮喘与哮喘表型的差异,及它们对气道和免疫系统的影响。

哮喘治疗的突破并不容易,这需要时间。它们被初级医疗和二级医疗环境,药物公司的常规信息缺乏共享所阻碍,没有要求临床医生对病人所使用药物的疗效进行记录。目前已有的和新开发的药物应该扩大范围长时间在真实世界治疗实践中对病人的疗效进行评估。这在研究间会有更多的共享数据,比如欧洲呼吸协会研究机构即具备该潜力。

自我管理和依从性

在推动自我管理中,基层医疗专业人员的作用可促成一个专门训练的需求,即如何增强和激发病人的自我管理,特别是大多数哮喘病人正确使用现有药物疗效的沟通。研究可以帮助 HCPs 更好的理解如何评估病人的健康认识度,吸引不同自我管理兴趣度的病人,采用口述和书面交流以满足每一病人的需求与偏好。其他予以投资的关键领域,是研究保健服务和治疗的差异,及哮喘对不同病人群体的影响。

通过对不同哮喘类型的真实世界评估,更重要的是,在一定范围依从性的病人(行为,复杂的药物方案,年龄相关的问题,吸入技术不好,等等),可以巩固新药和自我管理的发展和突破。哮喘特征性的自我管理研究,是更好地理解它的基础,因为一般的非特定条件的研究风险存在忽略医疗制度、吸入技术和哮喘急性发作触发因素等方面的影响。

新技术在初级预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需要研究发展新的和有效的对哮喘和空气质量(室内和室外)、吸烟和过敏的公众意识举措。例如,通过提供支持和保证专业人员评估和监测,未来手机和电子健康平台的创新有潜力以变革自我管理。

制定研究现实的优先顺序

在这 15 个优先项目中,特别是用 PICO 模式研究问题方法已被各领域专家所开发,以增进特异性、方向性,使投资者和研究任务者包括欧洲任务,研究组织和行业,更容易应用它们成为其研究工作的一部分。


总结

在欧洲,需要一个统一创新方法以处理哮喘所带来的的挑战。EARIP 和相关成员(包括大部分哮喘网络,协会和专业集团)认为,如果所有这些研究优先领域得到资助,以及这 15 个研究问题得到处理,哮喘成果可以被转化和避免使用已根除的保健系统,这会导致重大的开支节省。

在欧洲通过共同努力实现这个愿景,是唯一可减少哮喘死亡和住院,提高生产力,改善生活质量的途径。作为上述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通过 EARIP 专业协会、病人组织和欧盟资助计划,维持和扩展已建立的网络。


本文内容由阿斯利康医学部提供

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审批编号: CN-4110

编辑: 徐沛沛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