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捷说书(十):《药物简史》点评

2006-07-31 00:00 来源:丁香园 作者:老隼
字体大小
- | +
    世界杯开始,心思就被另外一个更有魅力的东西勾走了。倒时差的间隙,没有碰任何一本可能需要动脑的书或者杂志。在用《鹿鼎记》消遣的时候,也感觉到反应迟钝,岁月不饶人,垂垂老矣。现在,算作恢复了。阿捷兄未必会有我如此逍遥的一月。久久不见新作,心中不免怅然。不愿看到这个贴子沉下去,所以,抛砖引玉了,愿与大家分享《药物简史》。

    《药物简史-近代延续人类生命的伟大发现》,[德]恩斯特•博伊姆勒著,张荣昌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12月第1版。

    “这本书不是药物指南,尽管在这个领域完全有这种需求。也许在某些方面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消息极为灵通的社会’,但就药物来说,绝不是这样的。这一再使人感到惊异:我们对这些在许多情况下对我们的生命有相当重要影响的药丸了解得如此之少。然而在将来,信息灵通的病人将对医生来说空前重要,因为只有病人理解这种种措施――严格遵循这些措施也确保治疗成功。”(前言)

    作者关注了从保尔•埃因里希的砷凡纳明到常用常新的阿司匹林。我们可能也会有这个印象,比如青霉素、种牛痘的起源、阿司匹林抗血小板聚集的作用、链激酶的发现,等等,“在许多药物的研制过程中,完全是偶然因素起了作用。这些药物往往以对一种原本未预料到的效果的观察为依据。”

    然而,“机遇只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链激酶最初由于纽约贝尔维龙医院两位医生的细心被发现。这家著名医院收治了一位患重病的妇女,诊断结果是肺炎。实验测验明显地显示:病人的肺充满了链球菌。这是有溶血作用的攻击和溶解血细胞的链球菌,这种感染人们在医院里经常见到。但奇怪的是,病人的血液不再凝结成块。这凝血障碍是如何产生的?W.W.蒂耶和R.L.加纳两位医生估计,血液没有凝结成块可能是链球菌的缘故,这些极具攻击性的病原菌大概已经冲破了由凝固蛋白纤维素组成的保护墙,这是机体正常情况下在侵入的细菌四周筑起的保护墙。终于找到了謎语的答案:链球菌菌种果真生产一种溶解纤维素的物质。

    “一些年来,研究开始转变并最终离开旧的轨道。对新的化学物质如此长期且并非徒然进行的’Screening’――对众多化合物的制药效果进行筛选――将逐渐属于过去。未来在别处等候着。这方面的关键词叫:合理的Drug-design。人们理解这个词的意义是‘药物设计’。这个药物设计的蓝本由深入分子领域的对疾病过程的认识来提供。在某个场合应该目标明确地跟疾病对抗,这时往往就是抑制一个唯一的酶或一个分子群。”例如,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路易•埃利翁的别嘌醇,治疗心脏病和高血压的β-阻滞剂,来自法国实验室的对心脏病有效的钙拮抗剂。

    “最近几十年的药物学成就经得起世人的品评,但我们的药库还是太贫乏。譬如就没有可以治愈癌症、艾滋病或我们这个时代最悲哀的疾病――早老性痴呆的药。迄今为止,大约只有30%的疾病能治愈。其它疾病,如糖尿病,总算还能用药物控制。”

    这本书描述了在许多实验室和诊所里进行的人类与疾病所作的这场坚韧不拔的斗争,尽管这些进展尤其是对相关人员来说,来得令人难熬的慢。许多药物的命运恰恰是在“药物设计”时取决于对疾病过程的详细了解,因此花钱很多的基础研究变得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分子生物学。

    引用一位前人的评价,“在这本书中,研究人员第一次看来不是平平庸庸的普通人,而像是有血有肉的人。”



编辑:7100

编辑: Zhu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